<ins id='vzb'></ins>

    <fieldset id='vzb'></fieldset>
      <acronym id='vzb'><em id='vzb'></em><td id='vzb'><div id='vz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zb'><big id='vzb'><big id='vzb'></big><legend id='vz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dl id='vzb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vzb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vzb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vzb'><strong id='vzb'></strong><small id='vzb'></small><button id='vzb'></button><li id='vzb'><noscript id='vzb'><big id='vzb'></big><dt id='vz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zb'><table id='vzb'><blockquote id='vzb'><tbody id='vz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zb'></u><kbd id='vzb'><kbd id='vzb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vzb'><strong id='vz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vzb'><div id='vzb'><ins id='vz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湘西獵神梅山娘娘的傳說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无翼漫画全集彩_无翼漫全彩无遮拦_无翼少全彩日本漫画

            在湘西沅陵縣沅陵鎮上南門杏滸沖原有一座"梅山殿",那裡供奉著當地土傢族的狩獵之神"梅山娘娘". 原來,土傢族的宗教信仰受漢族影響較深,迷信山神,崇拜祖先。土傢先民以善於射獵著稱,梅山神是土傢族信奉的獵神,獵人在打獵之前和打獵之後都要舉行"安梅山"的祭祀儀式,供祭"梅山娘娘".
            相傳,古時湘西沅陵山高林密,虎豹特別多。很多年以前,武陵山中沅水河邊的鶴鳴山與梧桐山之間山沖裡,因虎豹成群興起,得名興虎沖。興虎沖裡有一位姓梅的獵人傢中有一姑娘,與父親相依為命。那姑娘生來聰明伶俐,杏眼紅唇,漂亮無比,獵人愛似掌上明珠,一心要將姑娘調教出個好樣來。
            這姑娘從小懂得鳥獸的語言,性格像個男孩。她白天帶著小狗玩,晚上抱著小兔眠,成天樂呵呵。姑娘也勤奮好學,無論學什麼,總是一點就明,一學就會。姑娘長到五歲會繡花,她繡的花,看起活靈活現。七歲會吹咚咚奎,招引花開鳥鳴。九歲已經能夠操勞傢務,撿柴、挑水、洗衣、做飯,樣樣能幹,成為獵戶爹爹的一個好幫手。
            姑娘長到十五、六歲,便要跟著爹爹一起進山去打獵,爹爹開始不同意,後來姑娘一再要求,爹爹隻得同意帶她去。姑娘的悟性非常高,爹爹的捕獵技藝很快就全部學到;再加上她箭法很好,左右開弓又準又遠,還通鳥獸的語言,力氣格外驚人,因此她進山打獵,百發百中。但她冬天不打懷胎獸,春季不打孵窩鳥。
            姑娘每天打得的獵物比九溪十八洞的獵人打的都多,每次獵物總是滿滿一大挑。姑娘打得獵物後,總是按照寨子裡的風俗,留下獸頭,將獵物分給山上的每一個土傢人。武陵山一帶人都非常喜歡她,因她常年在山裡跑,大傢都管她叫"梅山姑娘". 為提高捕獵技能和效率,梅山姑娘找鐵匠幫忙,發明瞭土火槍,機智地捕獲瞭狗熊,使土傢人生活從此不再受狗熊騷擾。梅山姑娘從此名聲大振,土傢人對她十分敬愛。
            梅山姑娘走遍瞭武陵山的山山嶺嶺,打死過九九八十一隻野豬,七七四十九隻豹子,五五二十五隻老虎,還有上百隻山羊,上千隻野雞,屋裡的獸皮堆成瞭山,獸頭掛滿瞭墻。 一天,突然傳來風聲,說武陵山中出現瞭七隻猛虎,才三天兩夜,就咬死瞭九隻羊,叼走瞭九頭牛,咬傷瞭九個行人,搞得山寨裡傢傢關門閉戶,人人不敢趕牛羊上山,不敢出門做陽春,不敢進山打獵,連過往的客商也絕瞭跡。梅山姑娘聽說後,便下定決心,要為鄉親們除掉這七隻猛虎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梅山姑娘祭拜瞭祖先,身帶幹糧,手持牛角鋼叉,去向老獵人爹爹告別。老獵人本想一同前去,無奈年事已高,隻好讓梅山姑娘獨自前去。
            梅山姑娘上山如跑馬,下坡如飛箭。她一口氣翻過瞭九道嶺,涉過瞭九條溪,她坐在大樹下,歇瞭一口氣,啃瞭兩個包谷粑粑,喝瞭幾口山溪水,爬上瞭山頂,不停的搜尋。梅山姑娘尋找到老虎蹤跡後,拼盡全力與一隻隻老虎打鬥。
            這天,梅山姑娘從早上到黃昏,接二連三一連打死瞭六隻老虎。就在和第六隻老虎搏鬥時,牛角鋼叉斷成瞭兩節。梅山姑娘拿著半節牛角叉,抬頭一看,太陽已經落山,雀兒已經歸林,前面又是懸巖絕壁,萬丈深谷,自己也已疲倦瞭,就準備下山回傢,明天再來尋找最後一隻老虎。
            梅山姑娘正淮備下山時,忽地,一股狂風刮來,隨著一聲虎嘯,那隻猛虎出現在離她面前兩丈遠的地方,張開瞭血盆大口,兩眼射出瞭綠光,額上的斑紋現出瞭一個明明顯顯的"王"字。猛地,那虎一縱,向梅山姑娘撲來。梅山姑娘將身一弓,猛虎撲瞭個空,梅山姑娘見虎落瞭地,趁勢將手中半節牛角鋼叉對準虎頭擲去。誰知,猛虎一掉頭,那鋼叉正接著老虎的耳朵落下去。猛虎轉個身,又一次向梅山姑娘撲來。 梅山姑娘見老虎來勢兇猛,便在老虎飛來懸空時,一步竄過去,抱住
            老虎的脖子,身子緊緊地貼在老虎肚子上,兩手死死地掐住老虎的脖子,掐呀掐呀,十個指頭陷進瞭老虎的肉內,老虎的脖子出瞭血,梅山姑娘還在使勁地掐呀掐呀,老虎的後爪抓爛梅山姑娘的衣褲,抓得梅山姑娘遍體鱗傷,構山姑娘還是死死掐住老虎的脖子不放,掐得老虎疼痛難忍,老虎拼命掙紮、翻滾,一心要甩掉梅山姑娘,梅山姑娘狠狠使勁,連同老虎一起滾下瞭萬丈深谷。…… 當晚,老獵人不見梅山姑娘回傢,一夜睡不著覺。第二天天剛亮,便上山尋找梅山姑娘。寨裡土傢人聽說瞭,都一起上山去尋找瞭。他們在山坡和山頂上分別看見瞭六隻老虎,在梅山懸巖深谷底下,找著瞭梅山姑娘打死的第七隻老虎,可梅山姑娘呢,既不見屍骨,也不見蹤影。
            正當人們四處尋找時,幾天後,梅山姑娘卻自己回傢來瞭。原來,梅山姑娘和最後一隻老虎一起摔下懸巖時,摔到半空,被天神接住。天神將梅山姑娘救上瞭天,並封她為獵神,讓她掌管山中百獸。梅山姑娘卻舍不得老爹爹,才又回到山鄉。
            消息傳到土司王那裡,土司王派媒人送來瞭幾籮筐珠寶,要娶梅山姑娘做偏房。梅山姑娘沒答應,土司王就將梅山姑娘關入牢房,梅山姑娘還是死不依從。
            土司王見梅山姑娘不從,既然娶不到她,便意欲殺害梅山姑娘。管傢出主意道:"平白無故殺瞭她,恐怕會惹起民憤。我有一計定叫她小命不保。"
            於是管傢來到牢房,對梅山姑娘說:"你不嫁土司王也可以,但有一事你得依從。北山有隻大老虎,你若能將它除掉就放你。"
            梅山姑娘信以為真,連夜上北山打虎。剛上山,突然從樹林中竄出一隻斑斕老虎,吼叫著撲向梅山姑娘,想一口把她吞噬下去。
            梅山姑娘見老虎撲向自己,先是一楞,但很快清醒過來,她躲過老虎的三撲跳,用手中的短把柴刀和老虎展開瞭生死搏鬥。
            打鬥中,她身上的衣服,被老虎爪子抓成瞭絲絲縷縷,化做片片蝴蝶隨風而逝,肩上、背上、手腕、大腿,傷痕累累,鮮血淋漓,但老虎也沒有討得便宜,額頭、身上,到處被梅山姑娘砍得皮開肉綻,也是傷痕累累。最後,她咬牙用盡最後的力氣,把柴刀連刃帶柄全部砍進老虎的命穴中,終於把那隻兇惡的猛虎砍死瞭。
            就在梅山姑娘砍死老虎後的回傢途中,不幸一腳踩進瞭土司王早就設下的陷阱裡, 埋伏在陷阱旁的土司王管傢指揮傢丁亂箭齊發,梅山姑娘當即中箭死去。
            噩耗傳到山寨裡,民情激憤,土傢人立即起事,怒吼著為梅山姑娘報仇,一齊殺入土司王殿,將管傢亂刀砍死,土司王也被碎屍萬段。 梅山姑娘死後,化作梅山神,專管人們的狩獵。梅山神暗中賜給土傢獵人以獵物,衛護著土傢獵人。從此,土傢人將梅山姑娘變成的梅山神供奉起來,成為獵神。同時在興虎沖裡建立瞭"梅山殿",永遠保佑土傢人出獵平安,獵物豐盛。
            因老虎被土傢獵人獵殺逐漸減少,興虎沖地處沅水河畔,古人將離水稍遠的岸上平地稱為滸,此地遍長杏樹;梅山姑娘又杏眼紅唇,為紀念梅山姑娘,於是人們便將興虎沖改名為杏滸沖。
            從此,土傢人上山打獵和獲獵歸來,都要敬奉梅山神。上山打獵前,先燒香焚紙,祭過梅山神後才能出發,叫做開梅山。認為不先敬梅山神,上山之後,發現不瞭獵物蹤跡,甚至打不響獵槍或者將同伴誤認為獵物而擊殺。
            據說,武陵山中的百獸都聽梅山神的號令,進山敬梅山神,是請求梅山神將百獸團攏來,賜給人們以獵物;獲獵歸來敬梅山,是向梅山神表示拜謝。敬奉梅山神時,要衣著整齊,態度虔誠,否則就不靈驗。所以很多獵人敬梅山神時都背著別人,秘密設壇,敬梅山神時,自己在房側或房後僻靜處,對著進山的方向,設一梅山神位,對空祭拜。就是防止旁人嬉戲逗鬧,對梅山神不恭。 在那以後,世代居住在武陵山區的土傢族人喜好集體狩獵。打到獵物後,按照梅山
            姑娘的作法,實行獵物分配"上山打獵,見人有份"的原則。野獸被打倒後,清點到場人數,被獵獲的野獸抬回傢,先敬梅山神(即獵神),然後殺好,按股分肉。死獸從頸項砍下,連頭在內,不論多少片,都歸開第一槍或殺第一刀的獵手。打第二槍或刺殺第二梭標的,叫"二彩",分一條豬腿。其它按人均分。隻要看到野獸倒地的人,都有一份,叫"沿山趕肉,見者有份。"分肉時把每份肉用棕葉穿好,合著放在簸箕內,然後再蓋上一個簸箕,僅棕葉露在外面,取肉時,將簸箕搖幾轉,誰也看不到肉的好差,每人拿著串肉的棕葉,拿好拿差,誰都沒有意見。野豬心肺,分給獵狗吃。其他內臟及四蹄一鍋煮,大傢一起吃,共享獵狩勝利之樂並以此證狩獵、分配完畢。
            這一傳說和習俗經過土傢人世代傳承,延續至今,留下瞭許多神秘神奇的痕跡;土傢族的這種對梅山女神崇拜,像古希臘女獵神狄安娜一樣,顯得原始、古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