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1gcm3'><em id='1gcm3'></em><td id='1gcm3'><div id='1gcm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gcm3'><big id='1gcm3'><big id='1gcm3'></big><legend id='1gcm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'1gcm3'></span>

    <ins id='1gcm3'></in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1gcm3'></fieldset>
        <dl id='1gcm3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1gcm3'></i>
          <i id='1gcm3'><div id='1gcm3'><ins id='1gcm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1gcm3'><strong id='1gcm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2. <tr id='1gcm3'><strong id='1gcm3'></strong><small id='1gcm3'></small><button id='1gcm3'></button><li id='1gcm3'><noscript id='1gcm3'><big id='1gcm3'></big><dt id='1gcm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gcm3'><table id='1gcm3'><blockquote id='1gcm3'><tbody id='1gcm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gcm3'></u><kbd id='1gcm3'><kbd id='1gcm3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仁獸交網心錘煉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无翼漫画全集彩_无翼漫全彩无遮拦_无翼少全彩日本漫画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道光三十年臘月,大寒。桂中大瑤山餘脈,東鄉莫村。

            年逾七旬的莫衍剛送走一名患者,正坐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。血跡斑斑的李斌急匆匆闖進來,雖是數九寒天,他卻滿頭大汗。

            李斌對莫衍耳語一番,莫衍臉色驟變,與李斌三步作兩步奔到大堂。大堂上,一個年約二十的漢子蜷縮在地上,衣冠凌亂,渾身血跡,雙眼緊閉,臉色蒼白。李斌解釋說,他到雙髻山采集草藥,遇到這個左腿被野豬夾夾住的漢子,因失血過多,已經昏迷不醒,便遵照老爺好生之德的教誨,把他背瞭回來。

            莫衍察看漢子的傷口後,吩咐李斌備藥,親自對漢子紮針灸止血、敷藥施救。待漢子生命體征平穩,莫衍已是全身汗濕,頭冒熱氣。

            莫衍吩咐傢人將傢裡及沿途的污血清理幹凈,千萬不能對外人泄露此事,因為年要到瞭,本應喜氣盈盈,有血腥之氣進門,此事外傳於莫府名聲不利。他又對李斌說:“你快將衣服換瞭,將傷者安置到你的臥室。他失血過多,需要雞湯補充體能,殺一隻大閹雞。”

            待把漢子安頓好,剛放瞭雞血,一個千總便帶兵進門,對坐在大堂中央太師椅上的莫衍躬身作揖:“向莫爺請安瞭。下官尾追一個長毛匪,有人背著他往這個方向逃逸。許久不見莫爺瞭,順道進來向莫爺請安。”他嗅嗅鼻子,奇怪地說:“莫爺,府中怎麼有血腥氣?”

            “大寒天,殺隻雞補氣暖身。大人恰巧光臨,一起小酌。”莫衍轉頭朝廚房喊:“準備上桌瞭嗎?”

            李斌拎著尚未拔完毛的雞走出廚房門,說:“還沒呢,請大人稍等片刻。”

            千總說:“多謝莫爺,在下還要去追長毛匪,等日後時間寬松再來拜訪。長毛匪十多日前就在山那邊的金田村起事,號稱天國,頻繁擾民,莫爺小心為是。”

            莫衍握著千總的手,說:“有像千總大人英勇的官兵,匪患何愁不除!”

            千總面露得意之色,說:“壺口瀑佈出現彩虹唯有如此,才對得起浩蕩皇恩。”便告辭疾步離開,他的手裡已經多瞭一張銀票。

            莫衍舒瞭一口氣,重新坐回太師椅,但臉上還顯憂慮之色。

            莫衍出身杏林世傢,且擁有千畝良田,是方圓百裡內屈指可數的富豪人傢。在父親的教誨下,他才及束發就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大夫。他原本期冀唯一的兒子也從醫,但兒子自小膜拜霍去病,投身兵營,立志要在沙場上建功立業,在道光二十年與外夷一戰中殺身成仁。在一次外出行醫的途中,莫衍遇到瞭父母剛雙亡的年幼李斌,可憐他,便帶回來,教他讀書識字,並傾力傳授醫術,培育他來彌補兒子留下的遺憾。李斌天生聰穎,年及弱冠即已繼承衣缽。莫衍跨入古稀之年後,隻在傢坐診,外出診療則由李斌代行。

            莫衍盡管行醫多年,已經看慣生死,但今天來瞭一個被鐵夾所傷的漢子,卻讓他心情無法平靜。他獨自一人坐在大堂中央的太師椅上,聽瞭一宿屋外如鬼般呼號的寒風。

            龍貓日語版在線觀看2

            第二天,一臉憔悴的莫衍踱步出門。過瞭半個時辰,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到瞭東鄉圩上。往年臨近年關,街上是熙熙攘攘、接踵擦肩置辦年貨的人群,但此時街上人影稀少,沒有絲毫年關的氣氛。街頭那間“祖傳東鄉米粉”店,往日幾乎被食客擠破大門,跟前卻是門可羅雀。莫衍不由自主地踱步進瞭粉店。

            “莫爺,難得來一趟啊。”莫衍遠近聞名,店主自然認識他,“請您老人傢吃一碗粉,算是我今天開張瞭。”

            盡管心情鬱悶,但米粉多年未變的味道還是讓莫衍食欲大增。他邊吃邊問店主:“今天是圩日,又近年關,為何如此冷清?”

            店主一臉愁容,說:“還不是給金田那邊的事鬧的。看來莫爺是好久不出門瞭,人傢都在準備著大事哪,也不知道是福是禍。”

            莫衍問:“什麼大事?”

            店主見周圍沒有其他人,便湊近莫衍的耳邊低語。莫衍當晚又聽瞭一宿屋外寒風鬼般的呼號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除夕之夜,雖然說全村人和往年一樣祭祖喝酒放爆竹,但莫衍感到一種詭異的氣氛籠罩著整個莫村。

            吃罷除夕飯,莫衍閉眼坐在太師椅上,身邊是一個盛著燒得通紅火炭的爐子。在昏黃的油燈光的襯托下,他的身影顯得無比孤寂。

            臨近子夜,大門響起“咚咚”的敲門聲。李斌去開門,原來是千總。

            千總說:“大年三十深夜擾煩莫爺,實屬無奈。我等將士勞頓,莫爺體諒,但是上面根本就是睜眼瞎。將士們和長毛匪搏命廝殺,卻不見一錢軍餉!”

            “哦。”莫衍略作思索,沉吟道:“千總的意思……”

            千總看著李斌已經離去,便笑著說:“莫爺,我知道您過年雞鴨魚肉不可少,但您知道將士們隻能以冷水塞牙縫嗎?”

            莫衍已經聽出他的言外之意,閉眼沉默不語。

            千總感慨說:“將士們這麼搏命,保的可是富豪人傢不被匪徒搶掠啊。”

            莫衍睜開眼,冷冷地說:“年前我為鄉鄰置辦瞭年貨,現如今手上著實無銀兩。再說瞭,上個月,千總不是從我這裡拉走瞭五百石大米瞭嗎?而且我聽說,並沒有拉進兵營,而是拉到潯洲變現瞭……嗨嗨,隻是聽說而已,請千總別介意。”

            千總極為惱怒,冷笑著說:“莫爺作為朝廷庇護下的富豪,寧願散財給那些窮鬼,卻置饑寒中的朝廷將士於不顧!長毛匪鬧事猶如星火燎原,終將成為大清國天大的憂患。舉國上下,無論軍民,有錢出錢有力出力,人人皆有剿匪之責。莫爺不但不為剿匪出錢出力,卻著力隱藏匪徒,如何解釋?”

            莫衍心中一驚,片刻,冷靜地說:“大人說話可要有憑據!老朽雖不為官,手中無權,但遭涉及身傢性命的誣陷,定要反擊,即便上京申冤也在所不惜!”

          楊超越談外界評價  千總又嘿嘿冷笑。大寒那日,那個漢子被他砍瞭一刀,滾下山坡,被李斌背上逃遁,他循著血跡跟蹤,雖然在村外血跡突然沒瞭蹤影,但他確定漢子就藏匿在莫府中。莫衍雖是富豪,但平時過節連肉都舍不得多買一兩,僅僅因為天氣寒冷就殺雞喝湯暖身,不得不讓人心生疑惑,唯一的解釋就是他想用雞血擾亂外人的耳目。

            “更重要的原因是,我臨離開時你塞給我銀票!以你的秉性,我索要你尚且不爽,此刻卻無緣無故行賄於我,除瞭心中有鬼還有什麼理由嗎?欲蓋彌彰啊莫爺。”

            莫衍心中直罵自己疏忽。千總以為他已經心生怯意,就靠過來,伸出一個巴掌在他眼前晃著,說:“不多,隻要五千兩。該如何辦,我懂。”

            沒想到莫衍拂袖而起,厲聲呵斥:“有你等這種蠹蟲,實為朝廷之不幸!不行保傢衛國之責,任由外夷入侵,賠款割地,卻專幹欺壓百姓、壓榨富豪之事,如此官逼民反實屬無奈!金田鬧事亦不為怪!”

            千總惱羞成怒,拔出腰刀,趨步上前,威脅道:“老匹夫好大膽,竟敢為匪徒講話!我現在就為朝廷除害!”

            莫衍依然高聲怒罵:“貪官污吏奸臣,人在做天在看,日後你逃不過老天的懲罰!”

            千總揮刀劈向莫衍,突然,身後響起炸雷般的吼聲:“不等日後也不勞煩老天,老子此刻就送他下地獄!”就在他愣住的片刻,一把尖刀從他身後紮進身前冒出,鮮血冒著熱氣汩汩湧出,他軟軟地倒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莫衍驚呆瞭,動手的是當初他親自施救的被鐵夾所傷的漢子阿龍。莫衍不感謝他的救命之恩,反而責問:“你還不走?我不是交代李斌待你傷好就送你回傢過年嗎?”阿龍不語,李斌從他身後走出,也低頭不語。

            莫衍指著千總的屍體說:“你們快把他拖到後山埋瞭,別給人發現。”

            李斌說不會有人發現,因為紮職迅雷下載千總做這等齷齪事,是不會給人知道去向的,否則就沒有必要半夜獨自一人來瞭。何況,無論白天黑夜,任何一個外人靠近莫村,他都瞭如指掌,他對莫衍說:“想必老爺心中早已明白。”

            事已至此,莫衍覺得應該打開天窗說亮話瞭。當初他察看漢子的傷口,第一眼就知道李斌在說謊。套山豬的鐵夾必定有鐵齒,被它所傷,必定傷及腿兩側,傷口也必定留有齒痕,但漢子的傷口卻是一刀而過留下的。李斌肯定知道莫衍會一眼看穿,但在那時候,也隻能依靠莫府來逃避官兵的追殺瞭。

            阿龍對莫衍作揖,感謝他救命之恩。

            莫衍淡淡地說:“不用謝我。不論是誰,不管是官還是民是兵還是匪,不管是富還是貧,帶恙之身進瞭莫府我必定盡力施救。”

            李斌說:“此舉實屬無奈,關系到大事的成敗,請老爺體諒。不想瞞老爺,隻是時機未到。”

            莫衍心裡無比感慨。早聽說金田起事,但萬萬想不到的是竟然牽扯到身邊的人,而身邊的人竟也深藏不露。偌大的莫村除瞭莫府,老少婦孺無一不知曉,倘若他前幾日不出門,至今仍蒙在鼓裡。

            莫衍說:“未必是時機問題,是因為我是整個莫村唯一的富豪吧?你們反的就是類似我這樣的富豪人傢。”

            李斌說:“老爺是好人。”他抬起頭,雙眼盯著莫衍,莫衍感覺到來自那雙目光的熾熱。李斌激昂地說:“我們要反的是這個世界!我們要摧毀這個暗無天日、黑白不分的世界,換來朗朗乾坤的太平世界!”

            莫衍無語瞭,因為他何嘗不知道李斌說要摧毀的世界,不僅外表頭生瘡腳流膿,內在更是已經病入膏肓、行將就木。他常內心感慨世道的不公,富人大富窮人極窮,歉收之年,他免收田租,還送糧米給鄉鄰度荒。半個月前,他安排瞭傢人購十頭大豬殺瞭,逍遙兵王將肉分給無錢買肉的鄉鄰,制作臘肉度年關。陰陽師

            阿龍向前趨一步,說:“莫爺,入聖教吧!”

            莫衍搖頭,直言不諱:“我敬天地君親師,不拜鬼神。”

            阿龍勃然大怒,從慈喜的秘密生活千總屍身上拔出刀,逼向莫衍。李斌趕緊上前,將兩人隔開。

            莫衍面無懼色,對李斌說:“我知道你是小頭目,整個莫村在你的調教下,15歲至50歲的男子都已入教,來日將奔赴戰場,老、婦、孺投奔外鄉的親戚,不日莫村將人去村空、名存實亡。我不明白的是,既然是聖教,如今國傢有難,你們為何不和朝廷一道抵禦外夷的入侵呢?”說到這兒,他不禁想起瞭兒子,悲壯填膺,淚流滿面:“我兒保傢衛國,戰死沙場,死得其所啊死得其所!”又目瞪阿龍,質問:“既不攘外又不安內,何聖之有?”

            “污蔑聖教者即為妖類,聖教兄弟姐妹皆可誅之!”阿龍突然繞過李斌,一刀刺進莫衍的胸膛。莫衍轟然倒地,痛苦地皺著眉頭。

            李斌驚呆片刻,拔出腰間的刀,狂叫著砍向阿龍。

            “斌兒!”莫衍使出渾身力氣叫道,“醫者仁心,你不能舉起屠刀!”

            李斌丟瞭刀,抱著莫衍號啕大哭,又要手忙腳亂進行施救。

            “不用瞭。”莫衍止住李斌,看著他說,“見你平時為人拘謹,以為你膽小怕事,沒想到你卻是胸懷鴻鵠之志,以天下百姓幸福為己任,雖然不茍同你的見解,我也十足欣慰。不過,我還是提醒你,醫者仁心!”

            李斌流著淚,哽咽說:“終生謹記老爺的教誨,我隻是隨軍行醫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真的隻是你的老爺嗎?”莫衍聲音顫顫地問。

            李斌哭著喊:“爹!”

            莫衍看著李斌,心滿意足地笑瞭。

            阿龍很惶恐,喃喃地說:“我並不郝柏村去世想取他的性命,是他自己將胸膛迎上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莫衍轉頭向阿龍,聲音微弱地說:“我早就知道,你進入莫府後從未離開過,你教內的兄弟深夜翻墻進來,撇開斌兒與你密謀,要裹挾我加入你們的組織,一來可以為太平軍籌措軍費,二來我可以醫治受傷的將士,倘若我不從,就置我於死地。我死瞭,你們又如何知道莫府的金銀財寶藏在何處呢?”他喘著粗氣,斷斷續續地說,“臥室內……床底……挖三尺……地窖……”猛的,他拔出紮在身上的刀,鮮血瞬間噴湧而出。他用盡生命的最後一絲力氣叫道,“不可讓斌兒受到傷害,斌兒務必一生懸壺濟世!”

            此時,東方已露魚肚白,新春的爆竹驟響。

            咸豐元年二月廿一,天國領袖在東鄉莫村登基,稱太平王,後改稱天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