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lrti9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lrti9'><strong id='lrti9'></strong><small id='lrti9'></small><button id='lrti9'></button><li id='lrti9'><noscript id='lrti9'><big id='lrti9'></big><dt id='lrti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rti9'><table id='lrti9'><blockquote id='lrti9'><tbody id='lrti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rti9'></u><kbd id='lrti9'><kbd id='lrti9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lrti9'></dl>

  • <i id='lrti9'><div id='lrti9'><ins id='lrti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lrti9'><strong id='lrti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acronym id='lrti9'><em id='lrti9'></em><td id='lrti9'><div id='lrti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rti9'><big id='lrti9'><big id='lrti9'></big><legend id='lrti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lrti9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lrti9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lrti9'></span>

            彩門詭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无翼漫画全集彩_无翼漫全彩无遮拦_无翼少全彩日本漫画

              1。意外頻出

            民國年間的一天,一個戲法班子來到瞭真言村,他們在麥場上支棚設帳,很快便吸引瞭許多村民前來觀看。

              村長見狀,便上前詢問他們是什麼人。

              領頭的那人自稱湯振飛,這個戲法班子是他一手組建的,成員大都是他的親眷,包括他的一對雙胞胎兒子小黑和小白。幾年來,他們走南闖北,由於技藝精湛,每到一地都會受到人們的歡迎。

              村長說:凡是來俺們真言村賣藝的,都必須在幹活兒前去村裡的真言廟,拜一拜真言真身,不然的話,他可會怪罪的。

              湯振飛一聽,心中十分納罕。他走南闖北多少年,還從未聽說過有真言這路神仙,便敷衍道:那好,等一會兒消停下來,我一定去祭拜。

              江湖上的各路門派,都有自己的祖師爺,除瞭拜自己的祖師爺,拜其他路的神仙,都是對自己祖師的不恭。所以湯振飛並不打算去祭拜真言

              演出定在午後開始,真言村村民早早吃瞭午飯,在場地裡等著。隨著三通鑼鼓敲罷,演員已經登場亮相。可就在這時,突然平地起瞭一陣狂風,直刮得遮天蔽日。戲法班子剛剛支起來的棚帳搖晃瞭幾下,頃刻間都被掀翻瞭,戲法班子的人頓時嚇得驚恐萬狀。

              湯振飛卻並不慌亂,眼看怪風快過去瞭,他趕緊命人重新支起棚帳。在人們支棚帳的工夫,他悄悄在後臺請出瞭祖師爺的牌位,點上香拜瞭幾拜,嘴裡念念有詞。

              湯振飛表面上鎮定,可心裡也是十分奇怪,出師不利,難道真是因為沒有拜那真言

              棚帳很快重新支好瞭,湯振飛抬頭看瞭看晴朗的天空,把手一抬,鑼鼓傢什重又敲打瞭起來。那些看客也都跟著鎮靜瞭下來,演出開始瞭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上來的是湯振飛的長子小黑,他演的是仙人叼球

              隻見小黑在地上口朝下放瞭三個小茶碗,茶碗上面放三個木球,用四條腿的長板凳往木球上一放,隻有三條腿在球上,一條腿懸空。小黑站在凳子上,手裡托著兩碗清水,伸開雙手仰面折腰,憑著平衡,長條凳的一條腿翹起,離開瞭茶碗上的木球,他將那個茶碗上面的木球咬住,慢慢將身子抬起,手裡的兩碗清水還是滿滿的。

              演出很成功,贏得瞭滿場彩。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上場的是湯振飛的弟弟湯振堯。他是班子裡表演戲法兒的頂梁柱,和哥哥湯振飛一樣,也是12歲師滿,然後出來和湯振飛一起打拼。他首先變瞭仙人摘豆的傳統戲法兒,湯振堯手法靈活,因為他的手掌比較寬大,那些蠶豆能隱藏在他的指縫當中,並且別人可以變出四粒,他可以一下子憑空摘出七粒,然後他將這些早已經炒熟的蠶豆一把一把地撒向下面的觀眾。人們你爭我搶,好不熱鬧。

              接著,湯振堯開始變人群釣活魚。當湯振堯把長長的釣線甩向人群,收回來的卻不是活魚,而是一隻破棉靴。那靴子還真像是一條活魚,咬著魚鉤兒滴溜溜亂轉,而那條丟在觀眾群裡的活鯉魚,卻掉在瞭一個小孩子的懷裡,把那孩子的爹娘樂壞瞭。

              臺上的湯振堯登時變瞭臉色,這些年來,他還是第一次失手。還好,下面的觀眾倒是對他的表演很認可,鼓起掌來,他們還以為這是穿插進去的一個笑料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後臺的湯振堯磕磕巴巴地對湯振飛說:大哥,出鬼瞭。

              湯振飛依然坐著喝茶,平靜地說:我都看到瞭。說完,他在節目的間隙,悄悄走到前臺,把師父親自交給他的降妖桃木劍掛在瞭棚頂。

              2。施法鎮邪

              接著上場的是湯振飛的兩個兒子,小黑和小白,隻見他倆模樣酷似,膚色一黑一白,均是英氣逼人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手裡各自耍著三把飛刀,緊接著六把飛刀又變成瞭十二把,十二把又增加到二十四把,飛出的高度也在增加,舞弄得看客眼花繚亂。誰知耍瞭一會兒後,小黑手裡的一把飛刀沒接住,竟直直地向小白紮瞭下來!小白急忙一閃身,這才躲瞭過去,臺下觀眾以為是安排好的橋段,竟叫起好來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平復瞭下心情,接著表演神猴接桃。他們頭上戴著皮兜,將一個桃形的木球扔到十幾丈高,不用手去接,而是用腦袋上面的皮兜去接。之前正面丟瞭幾次,兩人都能接到。可當小白將皮兜轉到腦後,準備背身去接時,木球又差點兒落地,好在小黑手疾眼快,將那木球穩穩地接在瞭皮兜中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表演的高潮迭起,場內喝彩聲一浪高過一浪。

              後面又有幾人上場,分別表演瞭三仙歸洞、翻鋼疊杵、霸王卸甲、大變酒席、八仙轉桌、封侯掛印、五子奪魁等戲法兒,但邪門的是,在表演中都是連連出錯、破綻百出,甚至還不由自主地露出瞭門子(戲法的機關)。尤其是表演八仙轉桌的時候,本來是要出現八個人的,誰料這八個人還沒上場,棚子裡卻鉆進來瞭好幾隻狗,把觀眾逗得笑岔瞭氣。

              這破綻百出的戲法兒,卻讓真言村的村民大呼過癮,起到瞭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湯振飛趕緊出來謝場,雙手抱拳說:希望大傢晚上繼續光臨,將會有更精彩的戲法表演奉獻給真言村的觀眾!

              村民們一聽就明白,這個戲法兒班子借著晚上要使腥彩瞭,那就會更有看頭兒瞭。